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

有什麼值得讀的小說?

        每一個人讀小說的理由都不盡相同,結果他們讀的小說也就不盡相同。
       從大學時代開始,我只讀一種小說:作者本身就是以一輩子的心力在追求靈性的成長,一輩子堅持著理想,並且有能力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實踐,看清楚自己的軟弱與堅持,灰心與激情,自欺與盲信,從而隨著年紀的增長而對人性有越來越深刻、寬廣而真切的認識。我想認識的是過去五千年來人類最頂尖、最偉大的那< 0.0001%的人性——我把這些人的奮鬥稱為靈性與高貴人性的奧林匹克運動會,我把他們創下的紀錄稱為「人性的奧運紀錄」。

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

血淚交織的韓國奇蹟:序《憤怒的數字》

        韓國熱開始退燒之後,鄉民慢慢地覺察到韓國社會的極端化與嚴重的貧富差距。但是,除非你翻閱過《憤怒的數字》這本剛上市的書,恐怕還是很難真切地體會韓國人常說的一句話:「進了三星上天堂,不進三星下地獄。」
        三星亮麗的業績背後,是 99% 韓國人的血淚。對於那些不惜代價地要培植明星產業並猛推各種 FTA 的人而言,這本書讓我們看見韓國奇蹟背後的「不可承受之重」,以及「一將功成萬骨枯」的真相。

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

兩種民主╱經濟制度的抉擇

        有些人可能會說,民主政治就是三權分立的制衡,以及定期選舉的代表制。這樣的說法誤把手段(制度)當目的,而且很容易陷入「用程序正義踐踏弱勢人權」的結果。
        我們必須要進一步問:民主的目的是什麼?
        是整個制度為少數人的利益服務?還是整個制度為所有的人服務?如果我們還記得法國大革命的「自由、平等、博愛」,或許就可以理解,美國的政治制度早已背叛她的立國精神和民主的本意,只有北歐和德、法系的歐陸國家還有資格自稱為民主國家。